澳门威利斯人-澳门威尼人斯-官网

澳门威利斯人>资讯中心>媒体聚焦

打造从智本到资本的“运河体系”孕育更多的“联想式企业” ——访中国科学院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企业董事长吴乐斌

来源:中国战略新兴产业|2016-07-28|        【打印】【关闭】

  2015年9月底,中国国家主席习大大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联合国会议,多名中国企业领袖随同,其中包括了中国科学院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企业(以下简称国科控股)、联想集团、中科曙光等“国科系”企业及合作伙伴的7位企业家。为何“国科系”企业家受到习主席如此厚爱?

  2016年是我国“十三五规划”的开局之年,中国经济走势和宏观政策取向备受瞩目。国科控股作为中国科学院唯一直属的国有独资企业,“十二五”期间取得了哪些成绩?“十三五”如何规划?

  在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和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中,国科控股如何依托中科院系统资源,通过科技与经济的深度融合促进我国经济提升,进而在全球竞争中引领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

  为此,本刊记者就这些问题专访了国科控股董事长吴乐斌。

  一、精准定位 引领产业新高度

  对于国科控股而言,作为中科院的企业“独生子”,血液里流淌着中科院的“科技创新基因”,一出生站位就很高,自始至终牢记助力科技创新、实现资本增值的责任,承载国家创新的意志和使命,以引领国家新兴产业发展作为重要的企业价值。而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贯通创新链与产业链,加快科技成果的有效转化就成为这一大型国有科技企业的必然选择。

  吴乐斌先容说,截止目前,国科控股全级次持股企业95家、监管的研究所投资企业621家,其中经认定的高新技术企业229家,境内外上市企业23家,新三板挂牌企业11家。截止2015年底,企业资产总额4,319亿元、净资产1,099亿元、专利10,164项、员工14.33万人,2015年度实现营业收入3,685亿元、利润总额99亿元、上缴税金161亿元、研发投入96亿元,较好实现了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目标,并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总体上,国科控股可进入世界500强前200位,中国500强前50位。

  吴乐斌认为,“对于国科控股而言,大家是科技企业,由大院大所发展而来,要体现国家的意志;对于我个人而言,岗位是国家给的,就必须肩负着国家的使命、社会的责任。”

  正是吴乐斌这样的有强烈家国情怀的领头人带领一群有坚定理想信念和报国决心的科技型企业管理者,将国家使命和社会责任,团队价值和个人秉性融合在一起,构成了国科控股这一巨大国有科技企业“航母舰队”独有特点,忠实履行着国家赋予的国有资产经营和管理使命和责任,成为我国新兴产业领域的领军企业之一。

  二、各国抢占新兴产业发展制高点

  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作为“国科系”企业的舵手,吴乐斌对全球经济发展态势有着独到深远的认识。他分析道:“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经济受到金融危机的严重影响,为促使经济早日复苏,美欧日等发达经济体实施了多轮扩张性财政和货币政策。但由于刺激性经济政策难以解决经济中的结构性矛盾,增长始终乏力。与此同时,以云技术、物联网技术为代表的大数据时代信息化革命正在突飞猛进,3D打印、智能机器人等新的生产手段将在制造业领域引发革命性变革,美国页岩气开采引发的全球能源格局变革正在深入推进,新一轮的科技革命与产业变革春潮涌动,蓄势待发。”

  吴乐斌认为,美国总统奥巴马执政不久就将“再工业化”作为经济结构调整的核心,力图继续保持美国在21世纪的世界领导力,特别是重新树立美国在高新技术领域的领先地位,必将依靠制造业振兴,而且要在更高起点上振兴制造业。其主要措施一是主打低碳环保牌,重点打造清洁能源产业;二是围绕能源革命,发展能源密集型产业集群;三是推出相关法律文件,为再工业化保驾护航。

  2010年欧盟夏季峰会正式审议通过了《欧洲2020战略》,提出了未来十年经济增长中长期规划,核心是转变传统经济增长方式,实现灵巧增长、可持续增长和包容性增长。

  日本经济在经历20年的一蹶不振后,迫切需要通过深层次结构改革和再造恢复竞争力。安倍经济学包括了所谓的“三支利箭”,其中2013年6月出台的经济增长战略“日本再兴战略”是核心。“日本再兴战略”重点是结构改革,包括产业重振计划、战略性市场创造计划和国际发展战略三部分。

  吴乐斌总结道:“美欧日发达经济体新一轮结构调整的总体趋势有以下特点:一是以再工业化为核心;二是以绿色增长和智能增长为基本方向;三是以新能源技术和新一代信息技术为主要特征。在新一轮经济结构调整下,美国经济开始复苏,欧元区经济逐渐走出衰退,日本经济开始摆脱长久低迷。世界经济发展态势表明世界经济正在发生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科技创新及其配套政策措施和资源配置成为各国角逐的制高点。”

  三、引领发展新兴产业 国科控股仍存三大挑战

  同时,吴乐斌也清醒认识到,面对国家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召唤和中国科学院实施《“率先行动”计划》的要求,在实现科技与金融深度融合,引领发展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中,国科控股还存在着多方面的不足。

  对比国外大型科技企业,尤其在金融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方面国科控股仍存较大差距。相比较,美国硅谷银行一直处于科技人员创新活动和科技成果孵化的核心,为一大批高新技术企业分忧解难,是科技银行支撑科技创新企业融资的成功典范;而作为世界单位人口创新能力最强的以色列,则探索出了世界最先进的科技保险产业,已经形成了催生创新性产业和技术解决方案的良好生态环境。

  科技成果转化率偏低,资金紧缺、风险较高。我国科技成果转化率仅为10%左右,在转化过程中面临周期长、资金缺、风险高、收益分配制度和人才激励政策不健全等诸多问题。同时科研人员不善于科技成果转化,缺乏专业人才队伍和具有企业家精神的创业者,长期制约科技与经济的有效结合。

  国科系企业数量多、规模小、行业集中度低。除少数几家企业外,“国科系”企业投资行业分布广,主业过于分散,缺乏行业影响。全院企业规模化发展速度较慢,营业收入在1亿元以上的企业数量只占总数的13%。全院企业近年发展波动较大,且增长率放缓。企业职业化经管人才少,高管团队社会化程度低,制约了企业的发展。

  企业市场化运作的体系尚待完善。国科控股现有的结构体系是中科院在改革开放的历史中自然形成的,市场化运作的体制机制还不够完善,顶层设计、战略布局和支撑功能尚需进一步加强。比如,薪酬体系导致在吸引和留住有丰富职业经验的高层次管理人才方面受限。另外,进行产业整合和运作的资金资源也有限。

  四、实施“联动创新”,打造智本与资本的“运河体系”

  作为中科院《“率先行动”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2014年12月,中科院批准国科控股实施《“联动创新”纲要》,采取完善投融资体系、组建科技银行和科技投资保险企业、强化科技与产业相结合及提升科技产业软实力等九项主要措施,积极推进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实现创新链、产业链、资本链“三链”有效联动,打通从常识海洋(IP,智本)到资本海洋(IPO,资本)的科技经济深度融合的“运河体系”,使之成为我国创业创新“生态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从而促进我国经济转型和产业结构升级,提升我国经济质量和综合国力。目前已取得了相关进展。

  图:从智本与资本的“运河体系”

  (一)完善投融资体系布局,引领资本向战略性新兴产业聚集

  1. 完善基金投资管理体系,搭建投资平台。秉持“助力科技创新,实现资本增值”的投资理念,以促进创新、创业,实现科技与经济紧密结合为目标,围绕战略性新兴产业主题,投资了种子期(Angel)、成长期(VC)、成熟期(PE)和Pre-IPO各投资阶段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截至2015年底,国科控股已投资27支基金,基金总规模超过900亿元。

  为进一步完善国科控股基金投资管理体系,目前正积极筹建“国科联动创新母基金”,计划年内组建国科控股母基金管理机构,受托管理国家创新创业引导基金,引领社会资本,投资于科技创新类子基金。由此,国科控股将形成母基金(FOF)管理、VC基金管理(国科嘉和)和PE基金管理(国科投资)互为支撑、互为补充、互相促进的一体化投资管理平台。

  2. 拓宽融资渠道,建设融资平台。与多家银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在授信贷款、债券承销、并购金融业务等方面进行全面合作,已取得银行综合授信近300亿元。对于甲醇新经济建设等项目拟争取国家开发银行的长期低成本项目贷款。此外,积极推动中国科技促进经济发展基金会转制,盘活资金,适时、适度尝试“资产支撑证券”的融资方式,使长期资产流动起来,及时补充发展资金。同时,积极探索集团资金平台建设,提高资金运营效率。

  (二)创新科技金融体系建设,组建科技银行和科技投资保险企业

  创新科技金融体系,实现科技创新链与金融资本链的有机结合,为初创期到成熟期各发展阶段的科技企业提供专业化、个性化、系统化的融资支撑和金融服务,破解科技型中小企业融资难题,促进科技创新,加快科技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助力国家经济转型和产业结构升级。

  1. 借鉴美国硅谷银行的成熟模式,作为主要发起人组建科技银行。目前成立了工作组,与监管机构及相关合作方等进行了多轮沟通和交流,积极寻找、遴选合作伙伴,初步确定合作伙伴,下一步将推动各方签署合作协议。

  2. 作为主要发起人,组建科技投资保险企业。就科技投资保险的运作模式、政策环境、市场需求和发展趋势等与监管部门、保险机构和投资机构等进行沟通交流,并深入考察了全球科技投资保险最发达的以色列,寻找发掘合作伙伴,积极推动组建科技投资保险企业。

  (三)强化科技与产业相结合,助力创新驱动发展

  1. 组建创新链与产业链“两链嫁接”联盟。立足于中科院科技创新和高技术产业资源整合,以战略性新兴产业为重点领域,明确由一家行业领先企业主导,有关研究机构及上下游企业参与,协同集聚各类、各方面资源,面向特定产业中的关键和重大技术需求,探索市场导向、企业主导的技术创新与产业化全过程管理运作机制。目前已完成组建以中科曙光牵头的中科院先进计算联盟、以新松机器人牵头的中科院智能制造及机器人联盟等6家联盟,包括了26家企业、43家研究所以及2家风险投资机构和3家临床医院。

  2. 建设新型科技孵化器及其网络体系。积极推动科技成果转化,通过建设“新型孵化器”,融汇产、学、研、用和资本、政策支撑,整合院内相关力量,打造辐射全国的科技成果转化和科技创业孵化体系。该体系将突出最新前沿科技的工程化和产业应用,提供全方位市场资源和金融服务,线上线下结合,形成全国连锁运营和全球合作的网络体系。

  3. 推进常识产权运营和服务。充分发挥市场化机制,配合中科院常识产权管理、转化和运营体系建设,结合创新链与产业链嫁接联盟建设,积极构建常识产权服务新机制,与美国高智企业等全球常识产权和技术转移企业探讨合作机制,借鉴国外经验,着力打造国际化的常识产权运营平台,努力在新兴产业等重点领域,形成特色和优势,促进科技成果的转化应用。

  (四)提升科技产业软实力,加快国际化发展

  1. 加强创业创新人才培训与交流平台建设。依托中科院联想学院,突出实践性、市场化和国际视野,形成了包括“联想之星”、科技与经济结合研修班、科技与经济结合实训班、企业管理培训班以及面向地方的定制培训等五个系列的培训体系,取得了突出成效。其中,“联想之星”积极推进战略升级,着力孵化更多有伟大使命感的科技企业,全力服务“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社会需求,形成了培训、孵化和天使投资融合发展的模式,引领了国内科技孵化器的发展,打造了享誉国内外的一流品牌,得到了李总理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肯定。同时围绕大中型企业国际化的需求和企业全球战略、品牌建设、国际营销、企业科技创新及发展等主题开设国际培训班,着力开阔企业领导人的国际视野,服务企业“走出去”战略。

  2. 探索建设科技产业智库,举办“联动创新论坛”和战略性新兴产业沙龙。探索建设科技产业智库,积极组织“联动创新论坛”,并启动战略性新兴产业沙龙。截至目前已成功组织了首期“联动创新论坛”,设立了“绿色城市”专题论坛,深入探讨行业前沿。

  3. 搭建国际创业创新信息网络,加快国际化发展。借鉴成熟的大型投资企业信息搜集经验,分别与美国华盛顿州的Summitem, LLC(美国高峰科技有限企业,惯称美东机构)、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的Beau Consulting Inc(惯称美西机构)以及瑞士苏黎世的VC Finance AG(瑞士源生金融集团,惯称欧洲机构)签署信息合作协议,建立海外信息网络,搜集国际包括战略性新兴产业在内的行业信息,促进企业资源整合和业务发展,加快企业国际化发展。

  五、围绕新兴产业 培育出若干“联想式企业”

  “企业家的特质,可遇不可求。中科院希翼通过国科控股的努力,能够涌现出更多的‘联想式企业’。这不是我个人功力可以达到的”。从一马当先到万马奔腾,其实吴乐斌的心中已经有了宏伟的构想,目前正在按照这个构想逐步实现。“国科控股是为企业服务的企业,大家为企业帮忙不添乱,到位不越位”,吴乐斌把这个“帮忙不添乱”的路径凝练为“四好”:

  选好人,对控股企业根据《企业法》推荐德才兼备、具备优秀企业家潜质的主要负责人。同时,配备结构合理、团结向上、勇于创新的团队。

  引好路,在国科控股层面上,制定符合国家需求的新兴产业发展战略,引导“国科系”企业按此路径制定各自发展方向。

  搭好台,通过国科控股整合国际国内资源,组建产业联盟,加强企业和研究所的沟通和联络,形成优势互补,“打群架”抱团占领市场的跨政、产、研的平台。

  撑好伞,给企业经营和管理者营造一个想干事、能干事、干成事和不出事的氛围,在加强对企业领导人员严格管理的同时,提供薪酬水平、创新意识发挥等方面具有竞争力的空间。

  这些年来,国科控股不断坚持和完善“四好”,既做到了国有产权清晰,同时不干涉企业发展的自由。在创新驱动大旗的引领下,国科控股正在紧扣《“联动创新”纲要》布局,瞄准世界科技产业发展的最前沿,推进“三子两米,一大一小,新气体”等新兴产业的前沿发展项目(三子:即量子、光子、离子产业;两米:即纳米、低蛋白大米;一大一小:即大健康、小卫星产业;新气体:即页岩气制甲醇产业链,即甲醇经济)。

  围绕“三子两米,一大一小,新气体”的新兴产业布局,按照“两链嫁接”联盟引导思想,培育更多的“联想式企业”,对吴乐斌来说是挑战,是责任,但也有底气和自信。(转自《中国战略新兴产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